社区
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贵州瓮安事件观察:“困惑”三天后的口风变化
发布日期:2022-05-10 09:37   来源:未知   阅读:

  瓮安事件后,县城生活恢复平静,各机关部门展开正常工作,抽调专门人员,接待民众信访。

  瓮安是位于贵州省的北部,在那里拥有丰富的磷矿,但是瓮安的出名却不是因为它的矿藏资源,而是由于6月28日在那里发生了一起突发性的事件,其实本来瓮安事件的起因并不复杂,就是当地一位少女溺死身亡之后,鉴定结果家人并不认可,但是由于当地警方处理的方式并不得当,因此当地人就感到了不满,最终酿成了这样的一起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好在现在事件处理结果显示,整个事件已经朝着理性的方向发展。但人们还是要问,为什么起因如此简单的一件事情最终会演变成为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严重的群体性事件?另外这些直接的当事人已经受到处置,那么谁又是间接的当事人呢?岩松,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从这个女孩不幸的溺水身亡一直到今天已经接近20天了,我非常痛心于其中的六天,困惑于其中的三天,感慨于其中的两天,然后喜悦于其中的一天,但是更期待的是明天,看似绕口令的一段语言,我觉得接下来的时候我们再详细解读。

  好的,《新闻1+1》给您不一样的解析,我们的记者王跃军此时正在贵州的瓮安进行采访,我们马上连线跃军。

  董倩,你好。事件已经发生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那么你在当地采访的时候,感觉到当地的社会总体状况是什么样的?

  应该说这样的一个突发性的群体事件最开始按照我们的感觉上来说,似乎很严重。来之前给我的一个感觉这个地方可能会很紧张,比如说可能会戒严等等这样的一个状况。但是到了瓮安之后,给我的感觉却是出乎意料的。我们是昨天晚上到的,因为挺晚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县城应该说是灯火通明的,而且我们是在路边吃的小吃,我们也看到路边的行人包括一起吃饭的人整个的神态都非常地正常。

  另外,今天早晨起得很早,我六点多就起来了,然后在街上包括一些集市也转了一下,应该说感觉到还是很正常,就跟我们到平时其他的一个小城镇所能看到的情况,早晨包括很多人在晨练、打羽毛球等等,包括早市上有些卖早点的,而且早上上班的人群也很正常。另外由于它的公安,包括它的政府,包括县委大楼由于受损之后,人员也都在其他地方安置上班,应该整体情况也非常地正常。

  今天上午我也到了一些地方,包括它的超市、银行,很多地方也看到他们正常的在营业开门,而且看到老人带着孩子,而且在街边我看到很多小的摊贩,他们也在向我们推销当地的土特产,包括像苦丁茶,而且说得非常好,我们也是被他们劝说得买了一些,应该说从整个县城的情况来看,无论是上班,还是一般的工作、生活,整体来看是非常平静的。但是在现场也能感觉到这样一个群发性的事件所留下来的东西,比方说街上能看到一些标语,上面写着“打击黑恶势力,维持社会稳定”,包括还能看到像在街边上贴的一些公告,包括政府目前的一些机关工作的办公地点,包括还有希望滋事的人员能够到相关部门说明情况或者投案自首。

  另外还有6月29日,就是第二天发布的公告《致广大群众的公开信》也说明了一些相关的事情,再有能看到的事件所发生留下来,就是县委县政府包括公安局正在维修的大楼,总体来看,应该是社会治安的状况非常地良好,给人感觉工作、生活非常平稳。

  这是你作为一名记者,作为一名外人到了当地之后看到的,你感受到的一种平静,但是当您跟当地的人进行交流,你对他们进行对这件事情的采访之后,你感觉当地人的想法又是什么样的?

  我对一些群众进行了采访,首先他们是说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到目前为止他们是拍手称快的,这个拍手称快不仅仅是针对当时的所谓的黑恶势力,包括对于整个事态的处理的过程。因为这个事情发生之后,首先是采取了一些应急的措施,就是维持社会的稳定,保持社会稳定,紧接着是发布安民的信息,就是希望人们的人心能稳定。再接着就是说这个过程是侦查,寻找那些滋事的人员,另外打击黑恶势力,同时在当地还对主要的领导,像县委书记、局长、公安局长进行了更换,而且据我们了解,像它的县委书记也应该说是高配的,一般县委书记应该是处级干部,它目前的县委书记是副厅级干部,包括它的公安局局长也都是省厅下派的干部,应该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家感觉整个处理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后面还有很多隐情,董倩。

  另外一个,跃军,我们知道,7月5日的时候,新的县委县政府班子上任,他们在7月6日的时候,公安局设立了一个信访日,除此之外,新的班子上台之后还有哪些让人比较印象深的举措?

  我对他们新任县委书记龙长春进行了一个采访,他提出主要是两个方面,首先要防止事件的反弹,另一方面要保持稳定。但是因为这个事件起因是女中学生事件,应该说像鞭炮爆炸一样,引线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真正爆炸的原因还在于爆竹当中的一个炸药,也就是说他们首先要找的问题,导致这个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在哪儿,因为贵州省的省委书记也到现场办公,也做了指示,他们也针对相应的情况做了一些工作,他们目前主要就是要搞调查研究。所谓的调查研究就是所谓的下访,就是到群众当中去,到一些重点地区、重点人群,派出了上千名的干部来了解,究竟发生这个事件背后根本性的原因在哪里,今天他们又进行了一个县委书记,包括县长、公安局长以及各个公检法很多部门,包括建设局、规划局等很多方面的部门,在政府的广场上一个大的接访活动。它本来预计应该是今天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我今天早上六点去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有很多群众到这里进行上访排号了。今天上午在九点多钟的时候,我目测了一下,大概能有上千人在现场,实际排号到12点钟,我看了拿到了137号,实际上访的人数今天大约应该是有二百多人。

  谢谢跃军给我们提供的这么多的信息,对于“6.28”瓮安事件我们也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梳理,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2008年6月28日 16时 瓮安县6.28事件发生,人群聚集围堵政府部门持续近7小时 县政府 公安局上百间房屋被毁 150余人受伤

  2008年07月01日 瓮安6.28事件首次新闻发布会召开,会上称50余名嫌疑人被抓

  2008年07月03日 在贵阳召开 瓮安“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

  贵州省委书记说:“处置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决不能动不动就把公安政法机关推到第一线,更不能用人民民主专政的手段来对待人民群众。”

  我们来看6月22日,就是这位女中学生溺水身亡,然后一直到6月28日发生这件事,中间有七天的时间,我们看到这七天的时间里面当地进行了两次尸检,但是最后还是没有避免。

  我用的是六天的概念,所以叫痛心于这六天,从22号到28号,因为它虽然是发生于凌晨,可以用七天的概念。这是一个非常让人痛心的过程,你看从6月22日这个女孩不幸的身亡,一直到28号,这是在目前这个事件到现在为止19天左右的时间里面,间隔时间最长的一段,用充裕的时间去做一种更好的解释、沟通以及处理,但是没有。

  但是岩松,你看,它做了两次尸检,从这个数量上来说,不应当说当地没有进行反复的……

  但是很重要的时候,这个时候人的心态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个尸检建立在别人对你强烈的不信任的基础之上的时候,请问这样的尸检能够取得什么样的结果?两个小小的细节,一个细节是在当天孩子落水了之后,半夜他的哥哥就报警,然后去找警察,警察来了,用电筒晃了两圈说“夜太深,太黑”,回去了。将近天泛白的时候,孩子的尸体被捞上来,又去找警察,警察说太黑不去,一个细节。

  第二个细节,中间又给几次地斡旋,最后的一次是与县里面的老干部去斡旋,条件基本谈妥,但是到了28号的时候,孩子的母亲不干了,说我们不能这样就处理了,用钱就解决了,这个时候主管的一位领导决定,28号下午两点半处理孩子的遗体。一个半小时之后,这个群体性的事件就开始上演,这个事情是不是又是一个导火索,如果这个时候你意识到了被害者的家属,并不接受这样的一个斡旋的条件的时候,我们采取更加细致的工作,六天多的时间完全可以把很多的工作做得更细致。我们接下来往下看,接下来很多事情那种转变的过程要比六天短得很多,所以我非常痛心

  事件的起因是这样一个六天的酝酿,然后就是到了28号晚上,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当时我们可以看到网上迅速地在第一时间,不是由官方提供的,而是由当事人,比如在现场的一些人手机、相机拍摄到的一些画面还有摄像的图像。这种事情发生之后,接下来政府应该说速度也就开始提速了。

  提速,这就涉及到了我说的“困惑”于三天,但是这个“困惑”也加一定的引号。我们可以看,贵州的省委书记6月30日的时候就到了现场,他的第一次表态更多的针对性还是针对少数黑恶势力群体性地挑衅政府、公安系统等等。但是我们注意到过了仅仅三天的时间,到了三号的下午来召开这样会议的时候,在贵阳召开关于这个事情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的时候,同样是书记,他的口风已经发生了很重要的变化。他在说,这个事情真正背后的导火索是什么呢?是瓮安县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群众事情屡有发生,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群体事件过程中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工作不作为、不到位等等。那么这个事情是在背后的导火线是什么呢?我们看,书记的第一次表态,我们回头去看,是不是看到了一种表象。而且还有一个值得分析的事情,在7月3日的时候,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个会的时候,先是一个常务副书记做了解读,接着是原县委书记做解读。在县委书记做完情况汇报之后,7月3日,请注意,立即做了这样一个评论,在现场他说:“你自我批评少,解释情节过程多,分析原因少。”第二天7月4日,原县委书记就被罢免了,有可能跟头一天,被石书记认为的你大部分都在解释,自我批评很少,是有很大的关系,推卸责任。

  你看通过刚才你6月30日晚上的时候,石书记当时就提出对这件问题是一个定性,但是在7月3日的时候,这种稍微发生了一些变化,你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一个了解了更多的事实的真相之后,对这个事情有了更加清晰和准确的判断,由表象看到了肌理,我为什么刚才要特别举3日,同样是这个省委书记在做报告的时候,省委书记就打断了它,批评了它。回头去想,30日省委书记刚刚到达县城的时候,按正常的工作规矩,应该是县委书记、县长和有关的人汇报,那么这种汇报到了三天之后都没有发生改变,我们可以想像,当时向省委书记做的汇报又是什么?更多的恐怕也是解释性的语言,否则也不会有迅速的省委书记就开始去跟普通的百姓沟通,开始他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像县委书记说得这么简单,开始去了解更多的真相,也因此为三天之后有了更新的定性,更深层的看到了肌理的问题,做了更好的铺垫。所以我说困惑于这三天,不仅仅是我的困惑,恐怕也是书记,省委书记本人的困惑,我听别人说的事情和看到的表象的问题,和真正背后的肌理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听你说到这儿,我们不得不加入一个细节,你刚才说这三天让你困惑,但是是什么让石书记在某种程度上解答了这种困惑,我觉得有一个人,他所说的话应该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就是原公安局的局长,他在曾经跟媒体谈到起事件的时候,说了很多真话,但是后来媒体在分析他所说的真话有几个前提条件,第一个,他得了绝症,第二,他已经被免了,再有一个,他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不抱信心了,可能只有在满足这三个的前提下,他才会跟他的上级说出事情的真相。

  其实还有,省委书记到了瓮安之后,还到了离公安局很近的店里面去跟很多普通的百姓去聊,新华社专门发了这样一个消息,甚至新华社文字里面都用了,后来在聊的过程中,当看到当地老百姓那么没有安全感,石书记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用了一句话叫“瓮安不安”,这是书记在6月30日到7月3日之间来在瓮安调查情况所了解的,听到了更多更多的真话,他当然也在困惑中会去思考,这个事情真的像表象汇报得这么简单和看到的这么简单吗?

  而且媒体报道的时候,和当地的一个人在交流的时候,问:“你叫什么名字。”他不说,问:“你不相信我,你是怕报复。”这个人说:“我相信你,你是大官,但是你住在省城,你不能天天来保护我,你在我们安全,你走了我们找谁?”

  所以正是这样的一系列对话,完成了困惑和解惑,最后有了7月3日更加清晰的一种看法和决定,我觉得这是这三天的一个很重要的变化。

  7月3日,这个事件基本上清晰了,然后7月4日当地原来的班子就被免职了,7月5日,新的县委书记和新的县长就走马上任了。

  所以我就说,我看到了后来的感慨的两天和喜悦的一天,为什么会说感慨的两天?大家注意到这个事情28号发生,29号新华社发了一个308字的稿子,刚才我们已经看到了,已经开始报道它,到7月1日的时候,瓮安“6.28”事件首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你要知道,瓮安事件之前的谣言非常多,但是就这两天的时间,从29号到1号,更全面的报道,当地的媒体也大量地报道,再次证明两个,第一个谣言止于信息公开,因为我非常感慨于这两天,那么多的谣言,她的叔叔是被公安打死了,孩子是被强奸,等等很多这种因素,但是这个谣言慢慢在真实的,新闻更公开透明的发布之中开始减弱,谣言止于信息公开。

  第二,负面事件公开透明报道之后,会产生正反馈,这仿佛是一个很专业的说法,但是透过大地震,透过很多很多的事件都证明了这一点,仿佛的负面事件,你越快地进行了公开和透明的报道,得到的反馈反而是正面的,不隐藏,不盖盖子,等等,因此这两天的变化我觉得看到了一种2008年非常重要的很积极的变化,我觉得一个谣言止于信息公开,二是负面事件,越是公开透明快速地报道,越产生正反馈,我觉得这也是中国今年稍候还会思考的东西。

  而且我觉得在信息公开这个过程中,不仅仅是由媒体进行信息公开,在当地省委的带领下,他们应当说采用了一个信息公开小组。

  但是这依然,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一个更加主流、更全面地把真实的信息公开,我这插一句话,我们经常以前会用这样一句话,不明真相的百姓怎么怎么地,我们如果想让不明真相的百姓不误参与很多我们不希望参与的事件中,为什么不更早地让他明白真相呢?

  所以这句话非常重要,负面事件公开透明,快速报道之后,一定会产生正反馈,这是我的看法。

  王跃军在瓮安采访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当地的大接访,我们来看一下相关的情况。

  我是瓮安县林场的退休干部,我今天来感到很高兴,我在瓮安45年,今天是第一次能够见到书记来接待我们,我确实感到无比的高兴。

  让人感慨的是,在这么一个小县城里面,县委书记已经普通老百姓几十年没有见到过了。

  所以我就说,我们其实由这样一个发生在贵州仿佛很偏远的瓮安事件当中会思考,并且应该收获很多东西。为什么要谈到最后说喜悦于一天呢?你看这样一个,在5号凌晨的时候,瓮安新任县委书记和代理县长走马上任,6号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公安局设立了信访日,上访的群众络绎不绝。

  我觉得火山喷发产生非常严重的剧烈的能量,原因在哪里?能量慢慢地累积,最后爆破的这一下必然产生极大的破坏力,如果在火山能量累积的过程中有很多疏泄的渠道的话,它会累积成这么大具有破坏力的能量吗?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书记在3日的时候特别谈论,它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表面上看,是少女死亡的导火索,但是背后深层次累积了那么多原因。这个事情历史惊人的相似,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么大的大战回头去看,我们都学会了“导火索”这个词,都不大,但是都是不大的导火索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很长期累积之间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具体的一个地方的概念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我喜悦于这一天的变化,盖住了一个瓮安,可能就盖住了很多类似个瓮安有可能出现的隐患,全国各地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把它这个盖子打开了,可能就让很多全国类似的事也意识到问题,去做更多的老百姓更细致的工作,我觉得这是瓮安事件应该留给我们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遗产。

  不过就像刚才那位老百姓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几十年没有看到县委书记了,如果这是一个表象的话,刚才您也谈到,整个矛盾的积累,那么长期的积累、数量的积累,会不会通过这样一种信访的方式,渐渐地疏导开?

  我这儿要插一句话是,正好你说的跟我想的是差不多的,我不认为说见到了书记是最重要的事,见到了一种书记像是符号一样的,制度是最重要的,这是另一个书记,书记可以不断地换,但是这种制度是不换的,始终遇到问题能够去解决问题,并且耐心,不会简单地粗暴地动用警力,等等,我觉得这是很多地方都会思考的问题。

  谈到了这个新的县委书记,我们的记者王跃军在瓮安采访到了他,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段采访。

  事件出现之后,贵州省委书记到现场来也发表了他的一些看法,他提到,在这几年当中,瓮安出现了一些在在矿产开发、移民安置,包括其他方面群众的问题处置方面有一些损害群众利益的事件,您在上任之后有没有这方面相应的调查和一些相应处理问题的方法?

  这方面的反映倒挺多,包括我刚才接待的两个村的老百姓,刚才在反映他们的一个煤矿被人长期侵占,但是因为我们今天刚接到反映,还没有派人下去调查,但是我相信通过反映以后,我们派人下去调查,要尽快地做好处理。

  根据我这几天走访和反映的情况来看,一个就是矿产资源,还有一个就是移民、拆迁,另一个就是对平时一些涉法涉诉的一些信访案件比较多。比如说受到伤害以后,有的是轻伤,甚至有的被打成重伤了,长期不能破案,长期得不到处理,这一类问题也很多。

  还有石书记也提到了,在工作当中,一些干部的工作方面可能比较简单,甚至有些粗暴,说随意调离警力。这个事件我们有没有相应的调查和一个处理的意见?

  有,现在我们县委专门成立了一个纪律作风督查组,对凡是有这方面反映的,我们现在正在调查,有的已经基本调查清楚,正在谈话过程中。

  我们也看到石书记在谈话当中也提到了,在这个地方黑恶势力比较多,甚至警方内部和黑恶势力之间也有搅不清的关系,这个问题我们有没有相应的查处?

  现在我们也在进行调查,特别是我们的一些机关干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通讯员,这个情况是有的,给黑恶势力通风报信,甚至跟黑恶势力勾结的这种情况是有的。

  我们现在也不采取专门的公布形式,就是遇到问题了以后我们就解决问题。比如说现在我们收到反映的930多个问题,现在我们已经解决了300多个。

  第二个措施,就是整顿机关干部作风,下星期我们就要召开全县的整顿机关作风动员大会,开展这项工作,准备用近三个月的时间认真整顿机关作风。

  我觉得新任县委书记的工作很难做,因为这些年来积累的问题到他这一任上,不得不去解决了,但是反过来您想,他对这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些老百姓,这些类问题的话,恐怕工作的开展要比他的前任要好做。

  你的这句话正好是我要说的,我恰恰认为他的工作又很好开展,因为拨乱反正,的确,千头万绪,但是拨乱反正是大家明确方向的,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路,前方我们该怎么去走,老百姓在期待什么,只要掌握准了,是可以做好的,所以在这样一个事件中,你必须考虑两个词,一个是简单粗暴,过去很长的思想,起码在瓮安就出现过,这么小的一个县城曾经因为群体事件,动用百名以上的警力去制止五次,原公安局长的说法,否认简单粗暴,否则的话会累积成现在的事情吗?

  第二,中央不断地在说的,群众利益无小事,矿产是因为那里丰富资源,这涉及到很多利益,群众利益无小事,利益的背后必然会产生很多很多的各种各样的纠葛,所以在这个事情处理很多事情,不是一个瓮安要看,我们在看瓮安,也应该每一个相类似的地方再看看自己,我是不是也是简单粗暴?我是不是真正的群众利益无小事。我觉得最后我想说书记的一句话,他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他感慨的说,今年“两会”的时候有记者问我,到了贵州你给自己打多少分?他说打了60分,但接着说,我要知道瓮安事件,我只会给自己打50分,不及格,但是接着我反过来想说,如果瓮安的事件解决得很好,并且趟出一条很好的路,并且给了其他的地方敲了很好的警钟之后,老百姓是会给你加分的,也许会比60分还要高出很多,我们也期待明天。

  刚才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从政府方面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换个角度,站在当地老百姓的角度上,应该用一种什么心态去等待或者去配合政府去解决的一些事情。

  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这样一个理解,如果用谈判这个词不太恰当,但是它背后的说法是有道理的,谈判是一种妥协的艺术,需要双方都要思考,现在政府在大量地思考,可能对于百姓来说也要去思考,我怎么去更好地,同时它有先决挑战,如果我有更清晰的信息,如果我更早地了解真相,如果我更有信任感和安全感,那么就应该更理性,所以这是一个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