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
当前位置:主页 > 工具 >
險企為何拒保營運車輛交強險
发布日期:2022-01-28 16:13   来源:未知   阅读:

  車險綜改後,營運類車輛的上封頂系數基本很難覆蓋營業貨車的風險。大貨車一旦發生事故,往往是涉人傷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交強險賠穿的概率極大。

  “保險公司不給投保交強險,我們怎麼辦?”近日,上海等地的多名大貨車車主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反映,找了幾家大的保險公司給車輛投保,均遭婉拒。

  此前,也有多家媒體報道稱,河北、福建、遼寧等地出現保險公司拒保營運車輛交強險的情況。

  這頭是營運車輛車主投保“無門”,另一頭卻是保險公司“做多虧多,成本壓力倍增”的無奈。

  計程車、網約車、貨車等營運車輛投保到底有多難?難在哪?如何破局?記者就此展開調查,通過採訪全國各地數十位營運車主、車險代理人、險企車險業務相關負責人、資深業內人士,試圖找尋答案。

  快手卡車司機大V“走南闖北的老三”從事貨運作業已有20年,還曾在新華網上以視頻的方式露過面。老三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據他了解,營運貨車被保險公司拒保的例子很多。保險公司拒保的理由,主要是根據行車記錄儀和一個保險週期內的事故發生率。

  “經常出險被拒保還能理解。用行車記錄儀的數據來作評級卻欠妥。”老三認為,行車記錄儀在部分特殊路況下的數據不夠精準,保險公司不應以此作為承保依據。

  上海某保險代理人也向記者透露:“大貨車都不太好辦保險,要麼保險公司不願意承保,要麼車主嫌報價太貴。”

  還有車主向記者反映,一般情況下,營運車輛通過電銷渠道被拒保情況比較常見,“尤其是只投交強險,不保商業險,業務員賺不到啥錢,不接也正常”。

  10月18日,平安財險閩侯支公司由於拒絕承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簡稱“交強險”),被罰款12萬元。9月27日,華安財險無錫中心支公司第一行銷服務部拒保交強險,被罰10萬元。7月6日,太保産險平陰支公司員工稱自卸貨車無法購買車險,造成貨車車主未能辦理車險(含交強險)業務,屬公司拒絕承保交強險的行為,被罰款20萬元。4月25日,人保財險高安支公司高安大道行銷服務部由於拒保交強險遭罰款18萬元,兩位主要負責人分別被警告,並處以1萬元罰款。

  北京某資深業內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坦言,一直以來,保險公司對營運車輛的承保意願都不高。很多時候只有在某個時間段內,比如保費增速放緩,需要衝一衝業績的時候才放開口子,或者做一些其他産品搭配承保。

  上述業內人士稱,被拒保的大多是載重10噸以上的營運貨車,尤其是自卸、冷藏、攪拌營運貨車,風險更高,賠付率也高,被拒保的概率也高。

  上海一非危險品營運貨車司機告訴記者,他從2001年到上海從事貨運至今,並未有過被拒保交強險或商業險的情況。

  上海另一貨車司機陸先生直言,貨車要獲得滬牌,按照規定都必須挂靠公司,因此他的車每年都是通過挂靠公司統一投保。“今年交了1萬塊給挂靠公司買交強險和三責險,商業險保額買了100萬元。有些車主還會另加700-1000元買1000萬元保額的三責險”。

  在上海崇明區從事計程車駕駛員工作的蔡先生也表示,自己並未遇到過拒保情況。他都是直接通過保險公司門店投保交強險,“由於國家法律及銀保監局的規定,保險公司都不會拒絕”。

  黑龍江某民營加油站負責人稱,其加油站下的所有油罐車基本上都是挂靠公司投保,並不存在拒保現象。

  記者諮詢湖南等地多個車險代理人,得到的回復也基本一致,“所有車型都可承保,只是不同保險公司可能承保條件和保費不一樣而已”。

  某中小保險公司車險部負責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10噸以下普通營運車輛,險企基本都會承保。部分公司寧願冒著被罰風險也拒保交強險,根源在於做得多虧得多。

  該負責人透露,車險綜改後,很多公司綜合成本都在100%以上,成本經營壓力大,只能提高風險篩選門檻,放棄高風險、高賠付的營運貨車等“劣質”業務。

  他還告訴記者,近年來,貨運安全事故頻發,營業貨車的案均賠款和賠付率常年居高不下。而且車險綜改後,營運類車輛的上封頂系數基本很難覆蓋營業貨車的風險。大貨車一旦發生事故,往往是涉人傷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交強險賠穿的概率極大。

  記者梳理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和太保産險經營交強險業務的數據發現,2006年至2019年末,“老三家”家庭用車、非營業客車、摩托車交強險均實現盈利,其中家庭用車經營利潤為433.71億元,遠超非營業客車和摩托車。而營業客車和營業貨車交強險累計經營利潤都為負,營業客車虧損為各車輛類別中最多,累計虧損187.32億元。

  另據行業交流數據,保險行業承保營運貨車保費收入突破千億元,在整個車險市場佔比達13%左右。

  針對大貨車的高風險、高賠付率痛點,保險公司也一直在嘗試提高風控管理水準,改善營運車輛保險經營狀況。

  “道路安全科技一直在發展,以高危車型為突破口的科技公司層出不窮。並且在小範圍內有非常明顯的進步。”資深業內人士石川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指出。

  據了解,某科技公司與某大型保險公司深圳分公司合作了5000台自卸和牽引車,科技公司圍繞貨車、牽引車的前方碰撞智慧主動剎車系統,和後八輪自卸車輛的右側盲區監測與主動剎車系統兩産品的功能實現科技降損。

  石川透露,從去年綜改後開始,至今年10月,上述業務賠付率下降17-23個百分點,出險頻度降低40%左右。“只不過,這些科技公司與保險公司的合作均是小範圍和短時間的,且以科技公司的數據進行業務篩選,反而提高了拒保率。”

  石川分析稱,造成拒保率提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保險公司的意願不強;不同行業間合作的摩擦較多,特別是分潤模式等;硬體成本分攤問題;保險公司預算考核和決策慣性問題。

  商用車的業務特點問題也是重要影響因素。“一般來説,商用車集中度較高,很容易衝量,所以不斷會有保險公司出來不計成本地完成短期目標,從而給客戶一個印象,沒必要考慮那麼多的問題,能買上就好了,反正明年説不定又有公司搶著要呢。”石川説。

  某保險科技公司創始人也向記者表示,用科技手段提高風控確實一直有,只是投入産出比並不理想。“保險公司需要衡量投入5000元,僅能減損7000元的生意是否值得做。”

  銀保監會在近期發佈的《關於切實做好營運車輛保險承保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中,要求各財險公司要積極主動為營運車輛提供保險服務,同時要加強風險管控,推進科技賦能,通過運用大數據、車聯網等新技術手段,提升車險線上化、數字化、智慧化水準,加快推進風險減量管理,逐步改善營運車輛保險經營狀況。

  自2006年起,交強險替代先前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成為我國首個由國家法律規定實行的強制保險制度。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十條規定,投保人在投保時應當選擇具備從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業務資格的保險公司,被選擇的保險公司不得拒絕或者拖延承保。保監會應當將具備從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業務資格的保險公司向社會公示。

  第十三條規定,簽訂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時,投保人不得在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之外,向保險公司提出附加其他條件的要求。簽訂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時,保險公司不得強制投保人訂立商業保險合同以及提出附加其他條件的要求。

  北京格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郭玉濤認為,從條例規定看,保險公司不能拒保交強險,也不能附加搭售商業保險。“交強險是強制投保、強制承保,保險公司享受了強制投保的紅利,就不能拒絕強制承保的風險”。

  針對部分車輛因投保無門後加入“車輛統籌”的現象,郭玉濤稱,車輛統籌實際是一種變相的非法從事保險業務,是一種互助形式,屬於保險行為的原始初級階段。這種形式充滿不確定性,貨車車主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保障,一旦發生交通事故,車主還會面臨鉅額賠償。

  對於大貨車等營運車輛的投保難題,石川建議,短期內,可打開自主係1.35的上限,高風險就用高保費承保。“這應該是一個選項,這樣就會出現多家公司來競爭高風險車型業務,然後會有公司通過理賠手段、技術手段和承保手段降低賠付率,提高自己的競爭力。”

  中期內,進行交強險和商業車險的改革,交強險實現車型和區域的差異化,商業險低風險車型控制定價均值上限,打開下限,商業險高風險車型控制定價均值下限,打開上限。

  長期來看,一方面可推動産品創新,儘早實現UBI(基於車主駕駛行為數據差異化車險)産品的區域試點,引進數據科技公司,放開定價以推動車險發展。另一方面需要打開格局,開放市場準入,在守住底線的同時,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